最严奶粉新政落地前近千配方获批 海淘仍有过渡期

原标题:“最严奶粉新政”正式落地前近千个配方获批,海淘仍有过渡期

2018年1月1日,距《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管理办法》正式发布约一年半后,被称为“最严奶粉新政”的配方注册制将正式实施,届时所有在境内销售的婴幼儿配方乳粉均须取得相关注册证书。

包括2017年12月27日食药监总局网站公布的最新一批获批名单在内,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统计发现,已公布的33批名单中,128家国内外乳业生产企业、共940个乳粉配方获批注册。

国产品牌中,贝因美、飞鹤、雅士利(蒙牛)三家均有超过30个配方获批,远超于其他乳业品牌,而雀巢、美赞臣、牛栏、惠氏等国际品牌,也基本顺利拿到主要配方的“入场券”。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涉及到“跨境电商”的境外奶粉,在今年9月份第三次获得延长过渡期,即到2018年底之前不受注册制的影响。

跨境电商一直被认为是“国外劣质奶粉”躲过监管的主要渠道。对此,国内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跨境电商对于食品安全来说几乎没有任何防护墙,“国外一些企业不想通过注册、而是跨境电商的途径销售,但对此国家已经注意到,注册制的目的是净化国内奶粉市场,国家肯定会采取措施监管。”

注册制洗牌国内奶粉市场

2016年6月8日,食药监总局发布《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管理办法》,明确我国境内生产销售和进口的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均实行注册管理。

为了给企业申请注册和市场过渡,食药监总局、工商总局等陆续补充发文,规定在2018年1月1日之前为新政过渡期,即企业也须在此日期之前尽快注册配方。

2017年8月,食药监总局开始陆续在网上公布获批配方的名单,可以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截至12月27日,食药监总局已陆续公布33批次注册名单,澎湃新闻梳理发现,尽管《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管理办法》规定原则上“一家企业不超过3个系列9个配方”,但不少国产奶粉企业通过不同公司主体申请,实际上已远远超过9个配方。

其中,贝因美以45个配方居首,紧随其后的飞鹤、蒙牛(雅士利)、伊利也均有超过20个配方获批注册,有望成为新政实施后的“赢家”。

相比之下,在“海淘”市场上活跃的菲仕兰、美赞臣、雅培、诺优能(牛栏)等国际品牌虽然也参与申报,但获得的注册批号数量普遍较少,大多为经典配方产品。

对此,食品伙伴网营配注册部一位专家告诉澎湃新闻,主要原因是国内大型奶粉企业如贝因美、飞鹤等对新政反映迅速,倾注大量人力物力注册,而相比之下国外一些奶粉企业政策敏感度低,反应稍显延迟。

“当前除美国有奶粉注册制外,目前世界范围内我国的监管政策已非常严格,远超大部分国家,故部分境外品牌最初对政策理解有偏差,对注册细节也很难掌握。”上述专家透露。

对此,上述专家分析称,跨境电商再获延期受到我国与不少国家对外贸易的影响,涉及的经济主体多,而延期也并不代表不会监管。

据食药监总局的数据,在注册制实施之前仅国内就有多达2300多个配方,因此注册制的实施也被业内认为是一次国产奶粉的大洗牌。

朱丹蓬认为,配方注册制给国内乳业食品安全问题提出了更多的要求,大量的劣质奶粉企业在这一轮“PK”就会被清退出市场,给优秀的企业腾出了更多的空间。

同时,朱丹蓬也表示,拿到注册配方后,企业如被查出质量问题,那么就会被清出市场,此后再想进入市场就难上加难。

以此前被查出使用过期原料的西牧乳业为例,朱丹蓬认为,在新政落地的关键时期,西牧乳业的行为可谓“顶风作案”,接下来有关部门肯定会对此有所行动。

跨境电商三获延长过渡期

尽管在经历1年半的过渡期之后,新政即将落地,但这并不包括跨境电商等“海淘”贸易。

2017年9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将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监管过渡期政策再延长一年至2018年底,并加快完善相关制度。

事实上,这并非跨境电商奶粉第一次获得过渡期延长。早在2016年3月底,财政部、海关总署等联合发布的通知就提出,对跨境电子商务商务从当年的4月8日执行的新的监管措施。

但此举很快就被叫停:2016年5月25日,财政部宣布,经国务院批准,对《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清单》中规定的有关监管要求给予一年的过渡期。

而在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中,母婴类一直位居前列。因此,跨境电商也一直被乳品从业人士认为是配方注册制的“软肋”和“漏洞”。

对此,前述食品伙伴网注册部专家分析称,跨境电商的再获延期受到我国与不少国家之前的贸易往来影响,涉及的经济主体大,而延期也并不代表不会监管。

国家认监委注册管理部注册一处处长王刚曾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表示,目前相关政府部门也正在讨论对于跨境电商销售产品如何进行规范,但最终结果还需要等待。

上述报道提及,根据雅士利提供的数据,2015年,我国婴幼儿配方乳粉市场份额1000亿,其中跨境电商和海淘模式占150亿(跨境保税模式90亿,海淘45亿,代购15亿,约6:3:1,一般贸易(包括国产和正常贸易进口)约850亿。

而追根溯源,跨境商品因其低税费、高性价比受到不少国内消费者的青睐,在国产奶粉市场信心不足的情况下,尤其表现亮眼。

常在朋友圈发布澳洲、加拿大奶粉代购信息的新晋妈妈婧婧(化名)告诉澎湃新闻,“虽然美赞臣、雅培这些品牌在国内超市也能买到,但是价格上要比找朋友直接在加拿大本地购买快递过来的费用贵上不少。”

因此,只有在家里存货吃完,新的一批又还没到的情况下,婧婧才会考虑去超市购买一些海外品牌奶粉补充。

专家:赢回消费者信心并非一朝一夕

朱丹蓬等国内乳业研究人员均向澎湃新闻表示,当前国产奶粉的监管严格有目共睹,业内人士也均为国产奶粉的质量充满信心。

然而,澎湃新闻注意到,对于不少有能力、有渠道购买境外奶粉的婴幼儿家长来说,对于国产奶粉的质量仍然存在担忧。

上述提及的家长婧婧告诉澎湃新闻,之所以不考虑国产奶粉的原因是:“身边人都习惯代购了,总体上对海外品牌奶粉质量更放心一些。”

对此,朱丹蓬表示理解,并分析认为,早前一些奶粉质量问题事件影响深远,也使得当前国产奶粉在市场上的号召力的确不如一些知名国际品牌。

“国产品牌想要赢回消费者的信心不是一朝一夕,但新政是个很好的机会。”朱丹蓬说,此外他还预测,在新政落地后的一两年,即到2020年奶粉市场的格局有所变化。

除了市场占有率,朱丹蓬还对国内奶粉企业的发展方向有所展望,“破碎化的小农场太多,使得我们国家奶粉生产成本上,收集奶源、流通渠道上的投入太多,直接影响了奶企的毛利率,注册制的实施给予了大型企业更多发展空间。”

责任编辑:张玉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