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东莞医改:基层员工意见大 院长年薪制难行

原标题:东莞医改:基层员工意见大 “院长年薪制”难实施

羊城晚报讯 记者文聪报道:“院长年薪制”是公立医院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已在国内不少地方施行。东莞作为国家医改的试点城市之一,去年年底也曾明确提出要试行“院长年薪制”,但时至今日仍未见动静。市卫生计生局有关负责人21日坦言,这一制度只是公立医院工资总额管理的其中一项,想要顺利实施,必须让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先行。

毗邻东莞的深圳早在2014年就提出,“开展院长年薪制试点,将绩效考核结果与院长年薪挂钩。”2014年底,东莞的医疗行业也有消息传出——七家市属公立医院的院长有望率先试点院长年薪制,看试点的情况再决定下一步是否扩大到全市其它公立医院。

有知情人透露,市医管中心在调研摸底时曾让院长自己填写年收入,了解他们对试行院长年薪制的意见和建议。“有一个院长写的年收入是22万元,这是7名院长中最低的。薪酬草案中每个院长由于医院情况不同,年薪有高有低,年薪最高的是60万元。要拿到这一年薪,将会有很多的考核指标。”

去年11月份,市卫生计生局对外发布了《东莞市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实施方案》,其中就明确提出——市公立医院将试行“院长年薪制”。但半年多时间过去了,为何这项工作仍未落地实施呢?市卫生计生局的相关负责人透露称,“主要是因为基层的医护人员对此意见比较大,医院的工作都是他们在做,如果他们的收入不增加,只是院长拿高薪的话,肯定会产生矛盾,所以才暂缓试点。”

到底暂缓到何时才能施行?前日上午,在市卫生计生局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局长叶向阳和市医管中心主任张亚林都没有给出明确答案。叶向阳表示,“院长年薪制”是公立医院工资总额管理的其中一项,要推行“院长年薪制”,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必须先行,做好统筹与配套。“‘院长年薪制’是东莞从外面学进来的,跟东莞的实际情况有出入,我们觉得单纯靠这个制度不能体现整个医疗行业的特点,所以在制度与制度的衔接上还有个过程,不能因为一个院长而影响一大片的医务人员。”


吴亦凡睡粉是什么性质的事儿?

吴亦凡作为一名单身男人,与另一名自愿的成年女性发生性关系,无可厚非。只要吴亦凡与对方均为自愿且成年,那么这只不过是一起明星八卦而已,作为噱头炒作一番,也就云淡风轻了。


谁制造了五道杠少年

黄艺博这个所谓的政治天才,褪去“五道杠”的政治光彩,而归于平淡,未尝不能由此打开一条自由的出路。


民粹席卷欧洲与英国脱欧公投

欧盟过去一直在精英主导下进行治理,各国内部有很多群体所失大于所得。如今籍着新技术而催生的民众再次觉醒,政治变革自然不可避免。


6大迹象显示房价暂时拐点出现

一线城市及部分二线城市在经历前5个月的疯涨之后,今年房地产最辉煌的周期已经结束,从各个指标看,房地产的总体走势,以及房价的暂时拐点都在隐隐出现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