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级通缉犯逃17年落网 民警追赴20省曾险坠深渊

7月13日,湖北省某监狱,一个剃着板寸身形微胖的男子,颓然坐在会见室椅子上,双手被铐。对面的门缓缓打开,走进来一拨人,“王某胜!”冷静而坚毅的声音在屋内响起。

王某胜缓缓抬起头来,说话的是安徽省淮北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陈钦民,他终于亲眼见到了这个他们苦苦追逃了17年之久的公安部A级命案在逃人员。17年来,为了抓住眼前这人,公安部、安徽省公安厅、淮北市公安局、濉溪县公安局四级联动,无数民警枕戈待旦,在异地他乡蹲守布控,光形成的追捕卷宗就有9本,民警写就的追逃日记,堆起来有一米多厚。

为将他绳之以法,一波一波的专案组民警远赴大西北,开路祖国东南,行程多达数百万公里。他们曾几番遇险,几位民警夜间开车差点坠入深渊,在布控一线亲身经历了汶川地震。

身负三条命案

潜逃后不见踪影

2000年4月13日,所有淮北刑警铭记的日子。当天,时任濉溪县公安局责任区刑警中队中队长叶永军正从队里回住处休息,路上接到了指挥中心的电话,说辖区任集镇、双堆镇交界处发生一起故意杀人案,三人死亡、一人重伤,嫌疑人逃离。

叶永军急忙调头赶往现场,很快,嫌疑人被锁定为双堆镇村民王某胜,此时王某胜开着抢来的车子已经潜逃。4月24日,王某胜被列为公安部A级命案在逃人员予以追捕。

案发第一时间,由于当时视频监控覆盖不全,侦查手段较为落后,王某胜逃跑方向一时无法锁定。叶永军怎么也不会想到,从这天起,他之后17年的工作、生活,怎么也绕不开这个名字。

有一年腊月初十,警方接到河北沧州一个电话,称当地有个收废品的流浪汉操皖北口音,体型、长相和王某胜相似,不过人已经消失许久。叶永军所在的抓捕组立即赶去排查,最终排除了该流浪汉嫌疑,等他们收队回到合肥时,除夕夜的灯光已经亮起。

每次出差坐车,抓捕组民警都习惯性地扫视车厢,看看可有谁长得像王某胜,“这个习惯已经深入到我们骨髓了,头两年我们每个人钱包里还揣着他照片,后来根本不用带了,他的脸已经刻进了脑子。”曾参与该案办案,现已调入濉溪县政法系统的蒋恒说。

濉溪县公安局党委委员、政治处主任王其龙有一次和叶永军在食堂吃饭,就突然神经兮兮地说:“你长得挺像王某胜的。不过他的脸比你更方一些。”

辗转数百万公里

遇地震仍不离岗位

2008年5月12日,甘肃省兰州市, 一间条件简陋的宾馆里,叶永军刚从布控现场回来,浑身酸痛躺到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一闭眼脑海里全是王某胜的脸。案发后的头两年里,经叶永军手发布的协查通报就多达几十万份。

突然,宾馆里的床和屋顶上的灯左右晃动,叶永军立即明白,地震了。那几秒钟,他不知道一千公里外同处南北地震带上的汶川,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大地震,脑海里只想到两公里外,还有一队民警在蹲守。

叶永军和其他几名民警迅速跑出宾馆,大街上站满了人。他们拨开人群没命地奔向蹲守现场,发现慌乱的人群中,同事依然坚守阵地,没有离开一线。

与此同时,远在陕西神木的濉溪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教导员王红波,也感受到了强烈震感。几天前,他们接到线报,有人自称在神木见到王某胜。王红波参与的抓捕组多名民警立即赶过去摸排,最终耗时近一个月,才将线索排除。

这样的摸排次数已经多到数不清,17年来,只要有一点可靠线索,追捕组就要去当地摸排,组内不论是公安部追逃专家,还是刑警队基层民警,都充当普通侦查员,深入一线走访摸排。17年来,追捕组赴安徽(安庆、蚌埠等)、江苏、上海、河南等20余个省市,辗转行程数百万公里。

17年的追逃路上

充满艰辛危险

为了将王某胜抓捕归案,追逃组民警17年来经受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困苦。2010年,叶寒随抓捕组同事出差摸排期间,刚离开合肥,就接到家人电话,上七年级的儿子被车撞伤,全身多处骨折,伤势严重,肇事司机逃逸。叶寒虽百般担心,但手上的任务不能放,他仍跟着抓捕组去了外地,十多天后才回来。

2003年,河南省荣成市某看守所一嫌疑人举报王某胜在新疆阿克苏地区拜城县一个煤矿打工,时任濉溪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教导员的张卫东立刻会同张玉洁等人赶去摸排,坐飞机、转火车,花了15个小时才到达阿克苏地区。追逃组租了一辆车开往拜城县,当时风暴雨急,白日如夜,车辆经过的地方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洞没有安全警示,等司机反应过来刹停车子,车前轮已经一半悬空了。

2011年全国开展“清网行动”期间,抓捕组丁方旭、吴刚等人分成五组,在春节期间远赴兰州布控,每组一个月时间,抓捕组租了一处民房,自己买菜做饭。冬天的兰州滴水成冰,早晚温度都在零下20℃,丁方旭双手严重冻伤。除夕夜万家团圆时刻,抓捕组民警继续坚守布控一线,一碗兰州拉面就算年夜饭了。

17年追逃路充满艰辛困苦。但民警们却不愿放弃,2016年,叶寒接到通知,调离专案组,去百善派出所任所长,一贯服从的叶寒罕见提起意见,主动申请要调去双堆所,双堆镇是濉溪县最偏远闭塞的镇子,但那里是王某胜的户籍地,“你要调我走,就把我调到王某胜老家,我去那边继续摸排。”他不甘心。

上亿人次的研判

终于比对出嫌疑人

为尽快将犯罪嫌疑人王某胜抓获归案,淮北市公安局从相关警种抽调精干力量组成攻坚小组,把王某胜案件作为1号案件集中攻坚,不断加大对各类信息的搜集、查询、研判、比对和拓展延伸应用力度。专案民警锲而不舍,每日开展研判,先后研判比对了上亿人。2017年7月10日,专案民警在开展研判时,发现一名自报名叫“李伟”的盗窃前科人员与王长相相似。经过进一步分析,民警发现其细节特征与王某胜高度相符。

为进一步确认“李伟”的真实身份,市公安局刑科所技术人员连夜与“李伟”盗窃案办案单位联系,找到关键证据,确定“李伟”就是公安部A级命案在逃人员王某胜。

得知这一重大信息后,淮北市公安局立即抽调人员兵分两路,一路赴合肥和湖北武汉办理相关押解手续;一路直赴湖北襄阳押解王昌胜。7月12日下午,两路人员顺利在湖北襄阳汇合,马不停蹄地对“李伟”身份和有关信息进一步核查,确认“李伟”就是潜逃17年的公安部A级命案在逃人员王某胜,至此,这起公安部挂牌督办的命案积案成功告破。

7月13日,陈钦民等人赶赴湖北,将王某胜押解回淮北。或许冥冥中自有定数,王某胜因盗窃被送监的日期,正是今年4月13日,距他2000年4月13日犯下滔天恶行,过去了整整17年。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