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癌引外媒关注:会引起中国的性别革命吗

最近,作家周国平在微博上讨论两性关系,说一个女人,才华再高,若不肯做一个温柔的情人、体贴的妻子,美感要打折扣。此言一出,批评排山倒海而来,周国平不得不删除微博。

时隔不久,某大学教授也在网上发表对“女德”的看法,告诫学生要“嫁鸡随鸡”“女子无才便是德”,云云。

网友出离愤怒了,大声疾呼:救救直男癌。这场热闹甚至引起了外媒的关注,2月5日,日本《外交学者》杂志评论称,“这会引起中国的性别革命吗?”

“直男癌”一词,来自英语straight man(异性恋),它很形象,指“不可救药”的直男做派,即推崇男性至上主义的双重标准,漠视或不尊重女性。

按说,作为知识精英,周国平等肯定明白性别平等的道理,但言谈间却不经意流露出直男癌倾向。看来这个“病”不分地位和身份,稍不注意就会染上。如果直男癌真是一种“病”,那么它是怎么来的?有救吗?

直男癌患者一般都相信一个观念:一阴一阳之谓道。由此形成的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多少年来根深蒂固,落到性别关系上,更是如此。男性一定要像一棵橡树,高大挺直,女性必须如“攀缘的凌霄花”。

当男性不像橡树一般高大伟岸时,就被父权体系贬为“不像一个男人”。因此,一些人潜意识里埋藏着对“不够直”的恐惧,由此诱发出直男癌。

直男癌所倡导的其实是一种“支配性男性气质”。在原始或农耕时代,这是正当的,因为男性需要在田地里多用力。但在一个现代或后现代社会,这个关系已经不再是简单的二元对立了。1982年,人类学家对澳大利亚一所高中的调查揭示,影响性别气质的因素是多方面的,除了生物原因,还包括性倾向、阶级、经济、种族,等等。性别气质是多样的,被建构的,而两性关系,在橡树和凌霄花之外,还有更多的选择。

抛弃生物决定论,从社会因素看两性关系,是现代性的视角。如果一个文化规定了某种性别气质是正确的,其他是错误的,那么这个文化便不是一种现代、开放的文化。

社会学家发现,最先进入“现代社会”的英国,两性关系一直都没有尖锐对立。英国文化既不十分强调雄性力量和男子气概,也不过分强调女性的耻感和贞操。这种宽松开放的性别关系可以维持终生。所以,夫妻在英国人那里变成了婚姻中的朋友(married friends)。

攻克直男癌利国利民。最显见的两点好处是:女博士不用恨嫁了,男屌丝不必有房有车了。但与英国相比,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北大易帅:史上少见

林建华面前,同样是一条类似的道路。行政上的事务一流、科研上国际一流大学的目标期许,高校“去行政化”的标杆样本、以及北大作为“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精神路标,每一个,都没有留给他太多休养生息的时间。


权贵与民粹合流是改革敌人

将“民意的道德优势”和“权力的决断优势”结合起来,一方面似乎有着“民意支持”的道义正当性,有部分民意的支持,有专家的论证,占领着道德高地,一方面突破正当程序和制度规范,绕过舆论和制度的监督,绕过法律,冠冕堂皇地作恶,理直气壮地拍板。


双酚A的历史命运

既然婴儿奶瓶和奶粉包装材料都已经不再是问题,打印小票上的双酚A也就更加不大可能成为问题。所谓“打印小票致癌”,也就更加不靠谱了。


安倍推助日本修宪谋求新路径

安倍晋三突然降低修宪的调门,并不是要改变初衷。他是通过调整修宪的形式,让政坛的各个政党协调接受,让民间的百姓草根愿意接受,让军事盟友美国“大哥”欣然接受。这种修宪的核心是没有改变的,那就是要让日本成为一个“可以参加战争的国家,那就是要突破日本宪法的核心!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