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闰土股份上百名员工给坠亡董事长送花圈

9月29日15点,当《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到达时,闰土股份办公场所闰土大厦极为安静,不见警车和警戒线,零星的几个人从闰土大厦正门出入。

此前一天晚上,闰土股份董事长阮加根被发现坠亡在大厦附近,坠亡原因为外界所知,坊间却有阮加根抑郁、公司接班人问题等多种传闻,闰土股份董秘姜全州则称是“一场意外”。

事发28日晚20时许

从闰土大厦出来的人对于陌生人的询问极为警惕,一旦涉及公司董事长字眼就极力回避。“就落在你头后面的台子上的,上午这里全部都是警车,(尸体)现在已经拉走了。”一位司机指向闰土大厦裙楼顶部说。

闰土大厦里的气氛则凝重很多。电梯口有三名保安看守着上下的人们,前台会询问进入大厦的每一位陌生人。所有记者均被安排在一楼休息处由公司外宣部负责人来接待,“在这里等公司发正式的通告”。据先行抵达的媒体同行介绍,上午赶来的一批记者也是如此被安排在附近的图书馆“等通告”。

从闰土股份上午停牌至16时,记者在致电姜全州、现场负责接待的公司外宣部负责人时,均未能确认阮加根坠楼事实及警方初步调查的原因。姜全州还强调称,这是“一场意外”。傍晚时分,不断有人从高层乘电梯往外走,并在大厅不时交流,当记者靠近或前往问询时,便有保安上前阻拦。

直至记者前往阮加根的生前老家道墟镇汇联村时,闰土股份终于发布通告。通告显示,9月28日20时许,阮加根在晚饭后回到闰土大厦,并在半小时后与司机一起离开总部回道墟住地。但21时许,阮加根再次折返回闰土大厦;并在29日零时许被其家人发现坠落在集团公司大厦西北角的四楼裙楼平台上,后急送上虞区人民医院,经全力抢救无效死亡。通告还指出,经了解阮加根生前有焦虑、抑郁倾向。

当记者在天快黑时,赶到阮加根老家汇联村,这里已搭好了灵堂。对坠楼一说的讳莫如深,也从镇上传到了村里,围观村民对外来人十分警惕。

祸起抑郁症?

比起对死因的追问,接触过阮加根的当地人更愿意聊起他的为人。

29日17时许,在从闰土大厦前往汇联村的路上,多家花店将扎花圈的摊子延伸到了马路上。“今天一天就订了一百多个,明后天还会更多。”店老板登记的挽联署名上,显示多为亲戚和闰土股份的员工,据其了解中层以上干部几乎人人都已经订过了花圈,由此不难看出,阮加根在员工心中的地位之高。

在鲜花店遇及的一个与闰土股份有业务往来的人士口中,对阮加根的意外身亡更多的是遗憾,“他没有什么架子,还会与底下人吃饭打打牌,也不像有的老板有不良嗜好。”

对于抑郁症一说,该人士回忆称一月余前听说过,但对阮加根跳楼仍然十分意外,关于坠楼的传言仍有很多。

从股东结构来看,闰土股份为典型的家族企业。公告显示,9月份以来阮加根先后四次累计减持3600万股,套现金额达6.66亿元。而此次减持后,阮加根个人占闰土股份总股本的比例为30.75%。阮加根及其关联自然人其弟阮加春、配偶张爱娟、女儿阮静波等6人共计持有闰土股份3.73亿股,占比仍高达48.63%。

对于上市公司来说,谁来接班、业务运行是否顺利备受市场关注。姜全州对此表示,阮加根此前已经不具体负责公司业务运营,公司整个运行机制呈良性,不会有任何影响,而对于继任者问题则未予以回应。

闰土股份昨日公告显示,董事会决定在选举新任董事长之前,由公司副董事长阮加春先生代为履行公司董事长的职责,董事会将尽快组织召开董事会选举新的董事长。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