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环保厅长:争取让河北城市退出空气质量差榜

新京报讯 (记者金煜)昨天上午,河北团分组审议时,全国人大代表陈国鹰发现,包括自己在内有多位代表的发言跟环保有关。这位上会8年之久的人大代表,在两年前成为河北省环保厅厅长,他也因此成为媒体竞相追逐的采访对象。

争取让河北退出全国空气质量差榜

这两年,雾霾成为全国最为关切的话题之一,而河北的城市每个月都要占据全国城市空气质量差榜的大多数位置。遭受质疑的同时,河北启动了前所未有的治霾行动。

这个钢铁大省、水泥大省通过结构性调整,去年PM2.5浓度下降了12%,超额完成了国家要求下降4%的目标。

除此之外,陈国鹰介绍,去年河北省PM10下降了13.2%,二氧化硫下降了25.7%,今年1到2月,PM2.5甚至比去年同期下降了整整31%。

“现在有7个河北城市在全国空气质量差榜里,我们争取通过治理让河北的城市退出前十名,哪怕一两个城市退出。”对于大家想念的“APEC蓝”,陈国鹰预测,十年后蓝天白云会更多。

河北省长天天手机“盯”空气质量

虽然环保部门被戏称为“最尴尬的部门”,但陈国鹰并不觉得,他说这主要是因为河北省的治霾行动得到了省委省政府的重视。

“省长手机上也装着河北空气质量指数的应用程序,基本上每天都看,某天空气质量不好,他会打电话来,问那个市污染怎么这么重,是不是哪方面工作没落实到位。”陈国鹰说,“压力的确很大,但这也是我们工作的动力。”

参会期间,他同时忙着处理即将启动的对河北省砖瓦窑的彻底淘汰工作,以及这几天的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两会这几天,河北省四五个城市启动了应急预案,最高的达到了橙色预警。

陈国鹰介绍,河北也效仿国家,在县市设立了143个大气网络自动站,在媒体对县区的空气质量进行排名公示。这样,县委书记、县长也会有压力,有压力才会重视。

对话1 谈治霾

去年影响GDP 1.75个百分点

新京报:去年河北PM2.5下降了12%多,这个幅度很高。

陈国鹰:只要真抓实干,就会见真效。APEC期间,河北停产了7926家企业,限产了500多家。有媒体说,你说停了,真停没停啊?我这么说,我们省里组成了46个督导组,民查暗访,环保部几个督查中心也下去督查,如果发现没停产,马上进行行政处罚。环保部走访了很多企业,没有发现一例该停没停的。

APEC一共11天,因为污染物有个累积过程,我们担心晚了,污染物就会向北京传输,所以我们11月1日就早早地启动了预案。这是河北省委省政府统一定的,这也体现了河北省政府治霾的决心。

新京报:为了保障“APEC蓝”,是否算过经济账?

陈国鹰:这个没有细算,但我们统计,去年,包括APEC的大气污染治理、化解过剩产能、淘汰落后产能等和大气污染治理紧密相关的项目,一共影响了河北GDP1.75个百分点。

河北省大气污染之所以这么重,主要是和产业结构、能源结构有关。河北偏重化工,钢铁、水泥、焦化等本身都是耗煤大户,能源消耗里面80%多都是燃煤,所以解决问题的关键就是把燃煤量减下来,就是要调整产业结构。

但中国目前不可能不用煤,城市集中供热取暖,学校锅炉等都是要用煤的,所以我们在削减燃煤量外,也要对煤炭做到清洁利用,河北省在这方面的力度确实是全国最大的。

新京报:你认为什么时候能实现“APEC蓝”常态化?

陈国鹰:十年后蓝天白云会更多。事实上,河北省在大气十条出台前几个月开始行动,到今天为止,差不多一年半的时间,无论是监测数据,还是老百姓的感受,都是改善明显的。

APEC期间,我坐公交车去上班,问市民对今年天气整体感觉怎么样,老百姓都觉得空气质量有改善。省领导慰问省级老干部,他们也都说,比上一年空气质量有了很大的改善。数据肯定是科学的,但人们的感受也很重要。

对话2 谈联动

河北不会承接任何污染企业

新京报:之前环保部领导曾经批评一些城市在解释污染来源时,会过于强调外来影响,河北省有发现这样的问题吗?

陈国鹰:一些地方为了减轻舆论的压力,可能会说外来扩散多少,但其他城市会说,你说我扩散给你,你还扩散给我呢,所以我想最根本的是把本地污染源降下来,同时做好联防联控工作。

新京报:京津冀大气污染联防联控的难点在哪儿?

陈国鹰:我个人认为,还是要等协同发展规划出来后,有统一规划、统一标准和统一执法。京津冀联防联控应该说在APEC前,高层就在推进,也形成了一些机制,很多事情已经在开始做了。

新京报: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的环保规划即将发布了吗?大致有什么内容?

陈国鹰:环保规划纲要是国家发改委和环保部牵头的,我们只是参与。环保规划应该会在总体规划出台之后发布,京津冀协同发展纲领性的还包括交通一体化、生态环境和产业升级转移。注意到了没有,不说产业了,而说产业升级转移,这两个字不一样,这说明并不是北京不要的产业转移到河北来,而是要升级转移。污染的企业,北京不会转到河北来,河北也不会承接任何一家污染企业。

对话3 谈执法

将设环保诉讼专门法庭

新京报:过去一年,河北抓获了一大批环境犯罪嫌疑人,听说河北环保部门也“损失”了不少干部?

陈国鹰:不能说损失,但的确是问责了200多人,应该是全国最多的。这是因为我们抓得严,我在我们省厅的会上说,我们不仅要对企业监管严,对环境执法人员、监管人员问责也要严。

新京报:河北省有着最早最健全的“环保公安”,在环境犯罪打击上力度很大,但是,目前还没有看到一起来自河北的环境公益诉讼,没有看到有环保组织起诉污染企业。

陈国鹰:河北环保警察队伍的确比较健全,有600多人是专职干这个的。公益诉讼方面,之前可能各方面规定不太明晰,很多事情在受理等方面还有不明确的地方。我想,随着新环保法的实施,公益诉讼会有爆发式的增长。

而且,现在河北省马上会有专门审理环保诉讼的法庭,检察机关的相应机构也成立起来了。即使河北的环保组织没有起诉,北京也有很多环保组织,北京的可以到河北来起诉,这个我们环保厅是支持的。

新京报记者 金煜

(原标题:河北环保厅长:十年后蓝天更多)

编辑:SN123


李克强的王牌计划

制造业对中国意味着什么?为什么在服务业比重超过制造业,制造业全面过剩,且产生诸多环境、安全问题的情况下,国家还要继续强调制造业不可替代的作用?岛叔非常认同李克强的论断,中国制造业不是要不要发展,而是必须发展,必须转型升级。一句话,中国制造需要正名!


大学生读不下红楼梦谁之过

大学生读不下《红楼梦》,确实说不过去,这是我国功利教育之耻。我不认为手机和电脑的普及,是造成学生快餐化、碎片化阅读,远离纸质书籍的主因—手机和电脑的普及,在国外也存在,但国外学生和成人却有良好阅读习惯,到图书馆看书,在地铁和火车上看书,是很多人的生活方式。


穹顶之下别找一堆爸爸回来

不管什么原因,至少说明“防治雾霾”这件事情,它不简单,不是靠“吹”就能解决的——“风吹”顶多管几天,“嘴吹”一天也管不了。要想解决,该分析的分析,该治的治,该停的停,该跟老百姓说清楚的说清楚,一步一步的按照科学的要求来进行。


泼粪大妈为何会如此猖獗?

继在广州性文化节上对彭晓辉泼粪、在西安对金赛、彭晓辉、方刚和我的照片泼粪之后,泼粪大妈又跑到山东闹事,煽动一群保守的学生家长反对性教育。泼粪大妈为什么会如此猖獗?我做了一点分析。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